<output id="vfeh5"><ins id="vfeh5"></ins></output>

    <dl id="vfeh5"></dl>
  • 2018-09-28 美國加征關稅的靴子落地了,我們還能過上好日子嗎?

        貿易戰打響后,中美就此經過了幾輪的磋商談判,雖說談判級別越談越低,卻依然牽動著每個人的心,很多人也是一直抱著僥幸心理,但最新消息想必大家都知道了:本周一開始,美國對2000億美元的中國輸美產品加征10%的關稅;自2019年1月1日起,關稅將提升至25%。這相當于對中國輸美商品額外征收250億美元關稅。美方同時威脅,若中方對農產品等行業報復,美國將立刻實施力度更大的關稅征收舉措,對額外大約2670億美元的進口商品征收關稅。

        2000億美元關稅清單靴子落地,也進一步證實了我一直堅持的觀點:美國會堅定不移打貿易戰,而且是四面出擊,其核心還是針對中國。

    一、美國和中國打貿易戰的根源

    (一)美國制造業的空心化

        眾所周知,早在第二次世界大戰前,美國就是世界上工業門類最齊全,工業制造能力最強的國家。而傳統制造業尤其是重工業,多數是投入高、周期長、利潤低的產品類型,還常常伴隨環保、有毒物質排放等問題,不僅得不到資本青睞,相關從業人員也極端排斥,隨之而來的人力成本的提升讓美國制造業成本越來越高。成本的不斷推升迫使美國尋求經濟轉型,提出貿易全球化,美國放棄大部分低端工業制造,轉向高端技術服務業(特別是航空航天、軍事科技、信息產業、通訊、醫療領域),傳統制造業也就一路轉移至低成本國家,從日本、韓國、以及中國的臺灣,直到現在的中國大陸。

        但其實,一方面,產品是服務的載體,服務是產品的附屬,是產品的延伸,服務離不開產品;另一方面,制造業特別是高端制造業的產業鏈極其廣泛,就拿我們的大飛機C919來說,網友的質疑不斷出現:發動機、航電核心處理系統、部分材料都得靠老外提供產品或技術,憑什么說是“中國制造”?你要問C919到底是組裝貨還是國產驕傲,我肯定要說是后者,且不說這架大飛機串起了國內完整的飛機制造產業鏈,單就現行市場情況下,哪一個高端設備不是所謂的“組裝”而成?美國甚至連重型火箭發動機都長期從俄羅斯進口。現在美國逐漸拋棄大批傳統制造業,僅保留了一些孤島式的高精尖產業,長此以往,美國制造業在潛移默化中空心了,美國產品中國造是再正常不過的事,而一方面美國絕不可能遠離其高端制造核心,即武器裝備制造業與高科技產業;另一方面美國國內與這些高端產業配套的低端產業鏈逐漸萎縮,同時遠離甚至是逃離制造業的文化氛圍也導致美國讀工科的人員大量減少,工程師和技術工人嚴重短缺、技術素質下降。美國要在國內保留這些高精尖產業,就要花費更高成本去生產相關產品,最典型的莫屬于軍事科技領域的制造業了,許多配套產業鏈無法商業化,毫無競爭力,美國的航母越造越貴,海軍新造軍艦重大質量與技術事故頻發,軍費年年漲,軍費開支壓力山大。

        更別說傳統制造業對拉動就業的積極作用,美國正是認識到了制造業空心化的嚴重影響,所以近年來一直在提重建美國的基礎工業體系,現在特朗普慷慨激昂地一再重申“讓美國再次偉大!”,美國制造業空心化的威脅不得不被重視,傳統制造業或者說高端制造業的低端產業鏈回歸箭在弦上。

    (二)中國威脅論

        沒有對比就沒有傷害,與美國制造業空心化相反,中國則是正在向工業全體系邁進。

        我國制造業發展迅速,從產值全球占比來看,作為制造業第一大國當之無愧,全球使用的手機中有70%在中國生產,80%的空調來自于中國,91%的PC也是在中國生產。500多種主要工業產品中,我國有220多種產量位居世界第一。近年來,具有較高技術含量和較高附加值的工業產品產量也在快速增長,制造業高質量發展取得新進展,高、中、低端產業無不涉獵,通信技術世界領先,海、陸、空無一遺漏。

        縱觀世界目前幾大制造業大國,日本本就在多領域(特別是軍工、通信領域)受美國掣肘,工業品類算不得齊全;俄羅斯只能算是傳統意義上的敵人,以資源貿易為主,根本不是美國的對手;德、法兩國近年來經濟增長下降,GDP總量與中國已有一定距離,對美國來說并沒有什么威脅。那么唯一能讓美國看作對手的只有中國了。如果中國只是一門心思地生產低端產品賣給美國,不大搞基建,不發展高技術產品,美國進口中國低價產品,一定程度上的輸入性通縮可以讓美國國內適當進行通脹調整,有助于緩解美國國內壓力。但中國當然不會什么都不做,中國不但要在“量”上取勝,更要在“質”上深耕,要說中國制造業現在唯一的不足便是“關鍵核心技術的攻關”,中國還算不得制造強國。我們的汽車工業迄今為止所掌握的核心零部件技術還不到20%,核心光學元件和高新芯片的技術壟斷輕而易舉地造成了中興的“休克”事件。所以我們提出了“中國制造2025”,力爭通過三個十年的努力,到新中國成立一百年時,把我國建設成為引領世界制造業發展的制造強國,為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打下堅實基礎。盡管中國要實現這一戰略目標還有較長的一段路程要走,但這樣的發展趨勢無疑將會改變全球產業價值鏈上已經形成多年的西方經濟體占據主導和控制力的格局,進而引發美國對自身在全球經濟領導地位的擔憂。

        本身就惴惴不安的美國自然就坐不住了,而以貿易摩擦為借口,通過貿易戰給中國設置障礙,阻止中國戰略計劃的實施,打擊對手,還只是一個開始。

    二、美國為解決制造業空心化都做了什么?

        美國現要對付中國,首先就要解決其國內制造業空心化的問題。不解決制造業空心化問題,就永遠無法真正動搖中國。中美在諸多產業鏈上互相依賴,是對方較為重要的貿易市場,貿易戰無疑會造成兩敗俱傷。雙方的持續比拼也會讓美國制造能力持續衰弱,軍費開支進一步提升,這不是美國想要的結果。

        特朗普看到了這一點,也充分地利用了其美國總統的權力采取了一系列措施。

    (一)美聯儲連續加息

        2007年次貸危機爆發后,為應對經濟衰退,美聯儲采取了強大的寬松政策,在短短18個月內通過連續降息將聯邦基金利率由5.25%降至幾乎為零,并維持該水平長達6年之久,長期以來,美國一直實施量化寬松政策,本性逐利的資金自然不斷流出美國。而自從2015年下半年,美聯儲便一直在漸進式加息,迄今合共加息八次,累積幅度達2%,從0.25%升至現在的2.25%,且依然保持每年8次的發布頻率。美聯儲動一動,全球資本抖一抖,眾國在美聯儲那扣人心弦的利率日期中惶惶度日,加息預期到現在也沒結束,今年還有3場,利率提升,資金自然將回歸收益率有望提高的美元資產,大量的資金回流美國。

    (二)企業大規模減稅

        前文我們也說了美聯儲加息及始終不得明朗的加息預期助大量資金回流美國,資金流入后若還是在金融流通領域游蕩可不行。美國想提振制造業、改善就業,就必定要引導資金流入實業,所以特朗普上臺后推出的稅改政策備受矚目,第一次稅改計劃的實施成效明顯,美國再次成為大企業投資設廠的首選,失業率創50年來新低,特朗普正在逐漸兌現當初競選時的承諾,支持率也創新高。

        而根據最新通過的稅改法,美國企業的企業所得稅將從35%下調為20%,可以預見,將會有越來越多的企業和投資者流向美國本土,隨之而去的還有技術、資本和就業崗位,從而使得美國的實體經濟越來越有活力,對于世界資本的吸引也會相應的增加,這對美國經濟將起到極強的拉升作用。

    (三)加大國際制裁力度

        5月,美國宣布退出伊核協議,8月7日啟動對伊朗金融、礦產、汽車等一系列非能源領域制裁,并定于11月5日重啟對伊朗能源和其他領域的制裁。特朗普還要求其他國家在11月前停止購買伊朗原油,否則面臨美方制裁。

        美國制裁伊朗,對自己有很大好處,一方面美國自己并沒怎么投資伊朗;隨著頁巖氣技術的突破,美國已然成為一個石油出口大國,據說現在美國馬上要超過俄羅斯,成為世界第二大石油出口國,這個時候打擊伊朗,讓所有國家不準買伊朗的石油,更多鈔票自然落進自己的口袋。另一方面資金天然是避險的,通過制裁,在中東制造地區不穩定,打破部分國家穩定的經濟格局,這將進一步推動其能源的出口,換取外匯。

        資金天然會尋找避風港,美國制裁伊朗、制裁俄羅斯,不僅僅會帶來直接利益,又通過引發國際危機,驅使著資金回流美國。

        美國現在能出口的東西真心不多,多年來靠出口技術,錢不夠花了就發債,所以美國長期貿易逆差,但這最終是不可持續的,國際收支的不平衡會逼迫著美國不停地發美元,這無疑只會是飲鴆止渴,所以要減少貿易逆差,就要解決制造業空心化的問題,兩者又相輔相成。只有這樣,才能逐步少進口,多出口,慢慢解決貿易逆差,原來多發出去的美元也會慢慢收回,收回之后,自然就是割韭菜了。

    (四)加強基礎設施建設

        隨著資金、制造業的回流,美國馬上就會面臨另一個大問題,制造業發展離不開基礎設施建設,制造業回流后一定要有龐大的基建做支撐,所以美國必須得大搞基建。這也是是特朗普的競選承諾,是實現美國“再偉大”的核心政策之一。

        今年2月特朗普就宣布了他的大規模基礎設施計劃。該計劃將投入1.5萬億美元,在今后10年里修建公路和鐵路等基礎設施。現在,要求美國基礎設施等政府工程在使用商品和服務的過程中“只買美國貨”的總統行政令公布在即。看來,可能這真的不只是“畫餅”而已。

    (五)貿易戰大幅提高關稅

        有人對美國大搞基建嗤之以鼻,不抱希望,最關鍵的就是錢從哪兒來的問題?中國這么多年基建方面的長足發展令世界驚嘆,這其中很大程度上也有美元的功勞,通過貿易,中國用低價勞動力換取大量美元,美國卻不可以。美國通過加息、減稅、制裁把資金、企業、產業都吸進來了,但中高端產品生產對基礎設施依賴大,若是基礎設施無法迎頭趕山,產品便沒有競爭力,制造業便無法得到長足發展。

        難道美國要獲得啟動資金就沒辦法了?非也,換個角度,劣勢有時會轉換為優勢,美國現在就有個天然優勢,每年對外貿易5000億美元的龐大貿易逆差正可以讓它從此處著手,通過提高關稅的方式打貿易戰。而貿易戰一旦開啟就相當于向全球征稅,所以說美國的稅不是特別針對某個國家的,而是面向全世界。單從這點看,這貿易戰美國是會堅定地打下去的,沒有談判的空間,所謂的談判也只是特朗普拖延時間的手段而已。

        但不得不說貿易戰對中國影響最大,美國17年進口總額2萬多億美元,單中國就占了5056億美元,占其進口總額的21.6%;17年美國商品貿易逆差總額7960億美元,其中與中國的貿易逆差3750億美元,占其總貿易逆差的47%,幾乎一半。今年上半年,我國對美貿易順差還在增長,所以特朗普會臆想美國對中國有"5000億貿易"逆差也不是沒依據。5000億意味著什么?不僅僅是“白花花的銀子”,還對應了中國3000萬工作崗位。所以美國是中國外貿出口的重要市場,貿易戰開打,失去美國市場的支持,中國將損失慘重。

        美國挑起貿易戰,核心就是針對中國,中國的工業全體系不符合美國的戰略利益,威脅到它的安全。特朗普強調“美方在這幾個月來一直敦促中方改變其不公平的舉措”,意思就是想讓中國改變經濟模式,不要再全面發展,而是按照他老美的想法做,但可能嗎?中國不可能也不會這么做,這是中美兩國不可調和的分歧,也是中美多次談判無果的根源,因為雙方不可能達成共識,貿易戰也不可避免。

    三、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

        6月,美國對500億美元中國產品加征首批關稅,中國也對此做了部分應對,但中國7、8月份的出口反而保持強勁增速,所以就有人樂觀地認為,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經濟和出口并無太大影響,事實上,這只是出口商對貿易戰預期的應對結果,提前搶出口罷了。中美貿易戰對中國的影響,不可低估。

    (一)對中國出口的影響

        眾所周知,中國是貿易順差大國,且本來我們出口的產品就剛性不足,可替代性強,美國要打貿易戰,中國出口產品的競爭優勢下降,自然出口量也會減少,即價升量降,出口量的長期減少又會導致我們的生產不足,最終只能是外匯收入減少的同時產能過剩、萎縮,就業減少。

    (二)對中國進口的影響

        中國大量進口的產品主要為兩大類,一是農產品,二是原料,這些又都是剛性強、不可替代的產品。從這一點上看,美中打貿易戰,中國是處于明顯劣勢的。中國應對貿易戰自然要從這些產品入手,而結果將很容易造成中國國內的輸入性通貨膨脹,進一步推動物價上漲。

        如果說500億美元只是試試水,接下來的2000億可就是放大招了,中國接不接得住,怎么接,可能并不只是“以其人之道還治其人之身”就可以的了。可以說貿易戰背景下,中國的反擊效果有限,外部環境堪憂,那國內現狀又如何呢?

    四、中國現狀

        如果要用一句話概括中國國內目前現狀,我想“房地產綁架經濟與金融”再合適不過了。那么這種現狀在貿易戰大背景下會給我們的制造業(出口企業)帶來了哪些不利影響呢?

        首先,金融資金被房地產擠占,制造業的資金投入就不足了;其次房地產拉高場地及人員成本,自然抬高了制造業成本;同時,高房價壓力下,國內消費升級困難,甚至現在還有消費降級的趨勢,事實上,對一個產業來說,生產受需求制約,貿易戰下,出口下降后,國內又消費升級難,產品無法消化,銷售無門,整個行業很可能因此坍塌。

        整體來看,目前中國經濟還在增長,就業也沒差,甚至很多人對貿易戰還抱著一種美中會在最后一刻達成協議的美好幻想,但卻忽視了我們目前經濟增長模式的一種畸形。中國目前的經濟發展靠什么推動?基建。基建及其相關行業投入還在持續增長,但基建是不可持續的。相反,消費是可持續的,而且投資最終要與消費相匹配,兩者互相促進,一味地主要拉動其中一項,投資最終只會打水漂。

        這些年中國大力發展基建,基建及其相關產業現在也是嚴重產能過剩,所以我們推一帶一路,走出去,把這些過剩產能輸送出去,否則這些產能沒法化解。而現在中國核心產能主要有兩大塊,一是出口方面的產能,二是做基建的產能,兩塊都很龐大。但現在中國往往是每到國家經濟不好的時候就推基建,出口出問題了還是基建,出口越來越弱,消費始終發展受限,基建這顆“萬能藥”終究不可持續,這便是中國現在最大的困境。

        此次應對貿易戰,隨著1.35萬億地方債發力,基建又成風口,原來說好的“降杠桿”呢?照這個思路,無疑又走入了死胡同。所以只有妥善解決房子的問題,中國才能真正走出困境,否則只會越來越糟。

    五、中國該何去何從?

        歷史總是驚人地相似,日本和俄羅斯都經歷過類似困境。

        日本房地產在80年代經歷了瘋狂的泡沫式增長,最終,日本選擇的是去除資產泡沫、保匯率的解決方式,房價下降50%,但日元和美元匯率變化不大。

        2014年,世界原油價格開始暴跌,以美國為首的西方國家集團又對俄羅斯實施了一系列經濟制裁,并且不斷加碼,俄羅斯在西方的融資通道被中斷,國內資本大量外逃,外匯需求猛增,盧布遭遇集中拋售,嚴重貶值。而俄羅斯選擇的保資產、棄匯率,不斷加息,基準利提高幅度高達驚人的209%,國內通脹嚴重,而在莫斯科,以盧布計價的房價,沒有跌。

        兩種方式雖然都一定程度上對他們本國經濟造成重傷,但都最終挽救了國內經濟。那么中國是會選擇其中一種模式還是會另辟蹊徑走出中國特色的去泡沫化之路?我認為中國是可以有第三種模式的。

    (一)當前形勢下的中國經濟目標

    1房價不能暴跌

        目前狀況,房地產與金融緊密結合,房價驟跌,必然會引發系統性金融風險,要穩金融房價就不能大幅下跌,這是中國的紅線,踩不得。

    2匯率要保持在合理區間

        一方面,中國要基建產能走出去,必須得保持匯率在合理區間。中國建立亞投行,以亞投行信貸為先導,在地區加強基礎設施建設同時,通過促進直接對外投資帶動人民幣走出去,如果人民幣不斷貶值,外國人怎么敢借,自然也不愿將基建交給我們做。

        另一方面,我國進口產品剛性強,人民幣貶值很容易造成國內輸入性通貨膨脹,引發國內物價持續上漲,而我們的收入上漲速度不可能跟上輸入性通脹帶來的物價上漲速度,所以這就必然導致我們的可支配收入減少,房奴們的壓力更大了,還款能力自然下降,其最終還是影響到金融市場的穩定,進而影響社會穩定。

        所以匯率必須要保住,它與基建、房地產、金融息息相關,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

    3消費要拉動、升級

        2017年,中國對美商品出口占中國商品總出口的19%,可以說這個比例是相當高的,美國是中國一大出口市場,但中國對美出口商品也還是主要集中在傳統的勞動密集型產業上,靠的就是我們的價格優勢,可替代性強,所以中美貿易戰一爆發,中國出口商品的價格優勢即蕩然無存。中國主要出口商品在其他幾大出口國的進口額中所占的比重也已相當高,進一步提高出口比例和市場占有率的空間極其有限,要想找到美國市場的替代市場十分困難,更遑論美國的貿易戰必將是面向全世界的。所以貿易戰影響下,這些出口企業只能有兩個結果,要么產品賣不出去最終產能消失;要么出口轉內銷,靠中國國內消費彌補。無疑前者并不是我們想看到的結果,這不僅是會影響到某一類型的企業,同時勢必會影響上下游企業的產能,就像多米諾骨牌,會給整個產業鏈帶來嚴重后果,接踵而至的必然是大批量的失業,而就業可是一個國家的頭等大事,這直接影響著社會穩定。

        所以中國必須及時采取相應措施應對貿易戰,解決/弱化貿易戰帶來的失業風險。事實上,中國有兩個辦法,一是繼續搞基建,通過基建產業擴大就業,吸收這部分失業人口,這就必定要將我們的基建產能鋪設的更大,無疑會進一步加大我們的產能對外輸出壓力。

        還有個方法便是上文提及到的打開國內消費市場了。商品賣不去國外,就在國內賣吧。但如何擴大國內消費呢?我覺得要從兩方面著手。

        一方面要提升產品質量,提升企業服務水平。我國每年也有大量的消費品進口,要擴大國內消費市場必然要減少進口,這就要求我們國內企業的產品和服務都要做的比別人好,當然這離不開國家的支持,目前很多消費品都由中小企業生產,這些企業資金實力有限,只有國家加大支持力度,企業才能做到更好,進一步提升產能水平,提供更優良的產品與服務。關于這一點,其實國家早已開始采取相關政策措施,如各地擔保基金貸的興起試行,之前始終力度還不夠,效果有限。但這次在貿易戰的重壓下,國家在拓寬中小企業融資渠道,降低中小企業融資成本上可謂下足了功夫,新政策頻頻出臺,從金融機構小微企業貸款利息收入免征增值稅到國家擔保基金的設立,將“對中小企業提供資金支持”落到了實處。據我所知,上海就已下達了中小企業貸款的若干指標,眾多銀行皆被分派了任務。

        另一方面中國國內要降低消費門檻,創造消費條件。這一點上,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年初時即已強調,提出要增強消費對經濟發展的基礎性作用,推進消費升級,發展消費新業態新模式:支持社會力量增加醫療、養老、教育、文化、體育等服務供給;創建全域旅游示范區,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推動網購、快遞健康發展;對各類侵害消費者權益的行為,要依法懲處、決不姑息等。

        國家也采取了一些具體措施,中秋節出門旅游的人應該深有體會,那就是咱們的景區門票降價了。自國家發展改革委印發了《關于完善國有景區門票價格形成機制降低重點國有景區門票價格的指導意見》后,各地便紛紛制定方案并實施調價策略。截至目前,314個景區已降價或擬降價,其中包括121個5A級景區和155個4A級景區,這兩者相加占到降價景區總數的近90%,降價幅度也很大,最高降幅達58%以上,看來準備在國慶小長假出游的小伙伴們,可以省上一筆錢了。此次景區門票價格大范圍調整正彰顯了國家與地方擺脫“門票經濟”的決心,當然這條路還很長,要在供給端建立補償景區服務和生態環境保護的合理成本機制,研究捕捉游客需求,優化游客情景體驗,培育全域旅游目的地,全面提升游客體驗,才能進一步推動消費升級。

        事實上要降低消費門檻從根本上來說就是要讓老百姓的錢袋子里面有錢。除了上面提到的景區門票降價措施,最近刷屏的個稅改革也是國家實施的一大舉措,將個人所得稅免征額由原來的3500元提高至每月5000元,同時首次增加子女教育支出、繼續教育支出、大病醫療支出、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等專項附加扣除......幾大亮點還是非常引人矚目的,不得不說中低收入群體消費改善預計可能更為明顯,但從社會消費總量上看可能影響幅度有限。自2011年個稅起征點調整至3500元/月以來,到如今已經7年之久了,但我們的平均工資每年都是在變動的呀,就拿上海來說吧,2011年平均工資為4331元,今年平均工資已經到6378元,也就是說這么多年來,老百姓一直都在承受著沉重的稅負壓力,調整內容中涉及到的專項附加扣除在具體操作上也存在諸多困難,所以此次調整只是能起到一定的改善作用,房地產價格較高導致的高杠桿和房租對消費的擠出效應始終存在,家庭消費受到抑制,個稅改革對于老百姓可支配收入的增加作用將非常的不明顯,并不能通過此來擴大消費。

    (二)貿易戰背景下,中國如何同時做到保房價、保匯率、推動消費升級?

        我想看到這里很多人應該也和我一樣憂心忡忡,個稅改革對擴大消費的作用有限,那到底該怎么做才能起到積極有效的推動作用,讓保房價、保匯率、推動消費升級三項聯動?

        我的建議是:房地產稅調減所得。

        如果房價持續上漲,消費就沒辦法升級,所以我們要從房地產入手。

        征收房地產稅后一定要發住房補貼。如果房地產稅不能起到調節收入分配的的作用,就不能拉動消費或者說消費升級,調節收入分配一定要做到轉移支付。所以如果只是簡單地收取房地產稅而不拿出一部分補貼給另一部分人的話,這種房地產稅只會推動房價更高。

        中國目前存在的一大問題是財產性稅收少,勞動性稅收多,長此以往,靠勞動糊口的人越來越難過,靠資產的人則過的越來越好,錢也越來越多,所以一定要有個調節手段,在財產和勞動者之間做協調。此次個稅改革新增了其他專項附加扣除項目,其中就包括住房貸款利息和住房租金,但沒說具體怎么算。雖然增加了一些個人減稅的措施,但就當前形勢看,這股拉動消費的力量遠遠不夠。所以房地產稅怎么收至關重要,要真正起到調節作用,轉移支付,才能拉動消費。那么具體該如何做才能實現轉移支付呢?

       我建議實施兩項住房補貼方案:一是按戶口補貼;二是按社保補貼。

        兩項方案同時進行,按戶口補貼的每個戶口補貼固定金額,款項打入不動產登記系統中的賬戶;按社保補貼的,只要在當地繳納社保或者領退休工資的人皆按一定比例額發放補貼,社保繳納越多,補貼越多。而住房補貼只能有兩項用途,一是繳納房地產稅,二是支付租金,不得提現。所以這種住房補貼也可以叫抵扣額度,相當于免稅額度,所有交易皆在不動產登記平臺中完成。

        方案一旦實施,好處明顯:一方面,要保住房價,單靠限購限貸等措施可不夠,而是一定要有人住,否則,房價不斷被推高,很多人只能默默地選擇離開大城市,房子沒人住自然房價保不住。如實施了住房補貼政策,外來勞動力生存能力就會大大增強,更多人選擇留在這里,房子才能保值增值。另一方面,方案實施后,投資和養老的外來人員、本地持有過多市中心房產的人壓力增大,更會自然而然地調節人員的地域分配。唯有如此,勞動者消費積極性被調動,才能真正拉動消費升級。方案一舉三得,既保住了房價,有可以拉動內需,匯率也有了保障,何樂而不為!

        中央自然也是看到了“拉動消費”的重要性,在貿易戰再次升級之際,及時給出“激發居民消費潛力”的意見,提倡以消費升級引領供給創新,在吃穿用住行、信息消費、文化旅游體育、健康養老家政、教育培訓托幼消費方面劃下重點。9月26號國務院總理李克強主持召開的國務院常務會議決定,從今年11月1日起,降低1585個稅目工業品等商品進口關稅稅率。這將對我國產業升級、企業成本降低和適應群眾多層次消費等需求產生積極影響。

        有觀點認為中國領導層對這次的2000億關稅“極限施壓”完全是猝不及防,但我看未必,這次雖對特朗普這樣一個任性、反復無常的人有一定程度上認知失誤,但從今年頒布的多項措施來看也許中央早就有所布局,“拉動內需”的積極信號已經發出,具體措施也許會漸漸明朗,內需能不能拉動得起來,著眼點很關鍵。

        從古至今,中國的很多次變革皆是在外力推動下產生的,現在面對中美貿易戰的強壓,我們的弱點也不斷暴露,也許亦可將此作為中國新一次改革的外在動力,將壞事變好事,推動中國進入新篇章。

    加拿大28走势图 - 查询

    <output id="vfeh5"><ins id="vfeh5"></ins></output>

    <dl id="vfeh5"></dl>

    <output id="vfeh5"><ins id="vfeh5"></ins></output>

    <dl id="vfeh5"></d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