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output id="vfeh5"><ins id="vfeh5"></ins></output>

    <dl id="vfeh5"></dl>
  • 2018-08-31 宏觀政策應保持松緊適度

          今年以來,我國經濟運行總體平穩,但面臨的形勢更加錯綜復雜,不確定性上升。上半年,我國經濟的外部環境更趨復雜。全球協同復蘇的格局未能得到維持,而是重新分化。除了美國之外,歐元區、英國、日本經濟增速均出現下滑。受美元指數走強與投資者風險情緒下降影響,新興市場經濟體面臨資本大量流出、本幣劇烈貶值與資產價格顯著下跌的沖擊。
     
          2018年上半年的宏觀政策,已明顯體現出在穩增長與防風險之間調整平衡的意味:貨幣政策“價緊-量松”,財政政策“收地方-放中央”,產業政策“接地產-興創新”,監管政策“方向仍強-邊際松弛”。可以看到,收緊的政策都進行得相對堅決,而放松的政策則大多是邊際上的調整,且政策力度相對溫和。
     
          中央政治局會議表明下半年將加大改革開放力度。對外擴大開放,吸引外資,提高市場效率,緩解外貿不確定因素增加所帶來的負面影響。對內深化改革,加快生產要素市場化,改善金融市場效率,推進國有企業改革,擴大民間資本投資,實現穩增長的同時,化解金融風險。
     
          經過近三年的供給側結構性改革,中國經濟在“破”的方面取得較大進展,一二線城市房地產庫存基本清理,整體房地產庫存降至2015年以來最低水平,宏觀杠桿率趨穩,國有企業微觀杠桿率逐步下降。7月31日的中央政治局會議強調,下一步將加大經濟“降”、“立”的力度,降低企業成本、補短板,增強創新力,把防范化解金融風險和服務實體經濟更好結合起來。
     
          年初以來貨幣政策邊際寬松,分別于1月、4月、7月進行三次降準。受限于匯率、房地產市場風險以及結構性去杠桿,貨幣政策難以大幅轉向,更重要的是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不暢,導致上半年信用大幅收縮的局面沒有得到有效緩解。決策層要求打通貨幣政策傳導機制,促進銀行間充裕的流動性向實體經濟順利傳導。央行可以通過調整MPA考核參數,支持銀行擴充資本等方式,保障表外融資返回表內。同時,加快國有企業改革,打破“預算軟約束”,堅決處理“僵尸企業”。央行通過定向降準、MLF續作、支持商業銀行購買信用債等方式,引導資金流向中小微企業。加快利率市場化,完善利率走廊,逐步向價格型調控機制過渡。
     
          在貨幣政策受限情況下,財政政策應發揮更加積極的作用。7月財政存款少增2255億,財政支出的力度并不算弱,但基建投資增速快速下滑,核心矛盾在于非標融資的收縮。下半年財政政策應從以下方面發力。其一,減稅降費,同時擴內需和調結構。減少信用收縮給企業經營帶來的壓力,提高居民收入促進消費。同時對先進制造業、現代服務業減稅降費,使用結構性減稅政策優先支持符合經濟高質量發展的產業。其二,加大基建托底經濟力度。接下來,財政政策可能加大財政支出和地方專項債在基建項目上的投入,中西部省市、鄉村振興相關的基建投資,在下半年可能反彈力度更大。
     
          金融機構加快處理非標資產,信用大幅收縮,已經對實體經濟產生影響。7月20日,一行兩會資管新規細則陸續公布,既是資管新規在規范化上的政策延續,同時在具體操作上又有所放松,表明監管層在堅持嚴監管的同時,也注重穩增長。
     
          加強宏觀審慎管理。如果人民幣對美元“破7”的心理防線,市場將形成強烈的貶值預期,人民幣貶值通過金融渠道對經濟增長的抑制作用將大于貿易渠道的拉升作用。對此,央行決定自2018年8月6日起,將遠期售匯業務的外匯風險準備金率從0調整為20%,提高做空人民幣的成本。同時央行將加強外匯市場監測,維護外匯市場平穩運行。
     
          在外部環境不確定性增強的背景下,經濟政策重心轉為穩增長。筆者建議,一是要堅定防控系統性金融風險的大方向不動搖;二是處于穩增長目的的宏觀政策要松緊適度,要堅決避免過度放松。
    加拿大28走势图 - 查询

    <output id="vfeh5"><ins id="vfeh5"></ins></output>

    <dl id="vfeh5"></dl>

    <output id="vfeh5"><ins id="vfeh5"></ins></output>

    <dl id="vfeh5"></dl>